zindxy

【小说汉化】【御泽】miyuki与sawa

受朋友所托的小说自汉化水平有限

女体化有,第一人称有,避雷注意

以上。

---------------------------------------------------------

P站ID=3578905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我所属的女子棒球部结束了盛大比赛的征程,得到了整整两天的休假,今天是休假第二天。


我在从未见过的床上醒来,比我年长8岁的男人在身边熟睡。


(嘛嘛冷静一点啊我。只是这样的话没办法确定!不管这展开是多麽像成人向小说或者电视剧里会有的也…)


慢慢掀开裹在自己身上的床单。


(…果然不是做梦啊——!!!)


眼前是自己留有鲜红的淤血痕迹,一丝不挂的身体。


隐约回想起脑中残留的记忆,我只能抱住自己的脑袋。

不,也不是仅此而已…!!!


也许是感受到了内心正各种挣扎的我慌乱的气息,旁边睡着的男人眉头皱了起来向着这边翻了个身,让我禁不住一抖。


难道把他弄醒了吗?这样想着偷偷斜眼瞄着他,他仅仅是像之前一样呼吸规律平稳地熟睡着,这让我松了口气。


(话说回来真是个帅哥啊~这个人)


在我旁边露出毫无防备的睡脸的人,有着能被误会成模特的端正面孔,不仅如此身体也覆盖着匀称的肌肉,让他的魅力更为增色。


啊,普通女高中生的我和自称上班族的这位比我大8岁的“miyuki”先生。

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关于那个开始,要从明明还是不久之前,但感觉已经很久远的记忆说起。


“呐,小荣也试试这个看看~!!”


没错,同班的女孩子那样的一句话成为了一切的开端。

想着肯定是那些日常的女孩子间的闲聊,我带着少许不耐烦靠近了那个女孩。

但是看着她拿着的智慧型手机画面上的字,我如字面意思一样僵在原地。


“‘寻找最棒的伴侣!邂逅率87%!’……”

“没错!就是所谓的交友系网站!!”

“哈啊啊!?为什么你会用那种…不对,我对这些没兴趣!为了棒球我已经分身乏术了你知道的吧!”

“欸~所以说嘛~就是想要给过着完全不像女高中生的健康生活的小荣介绍男人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有别的办法吧!不用这么可疑的东西也可以!……真心话呢?”

“想要给健康的小荣一点不健康的刺激☆”


毫无愧色,拖着长音道歉的这家伙是只要一开始就不会再听别人意见的性格,从开学到现在3个月已经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无可奈何地按照她所说地去做了。


根据那家伙的说法,

这个网站是免费注册,会定期的用邮件介绍兴趣和喜好,以及性格合得来的异性,然后跟中意的对象可以真正地用邮件联系。


我对这个完全没兴趣肯定会丢在一边不管的,虽然用几乎是半确定的语气这样说了,但是


“没关系,即使毫无回报也不过如此嘛~所以说,万事皆经验!”


被她这样劝服着,结果我还是被逼着注册了那个网站。

-----------------------------------------------

○昵称:sawa

○性别:女

○年龄:16岁

○兴趣、爱好:超喜欢打棒球。是投手。

○一句话:想和喜欢棒球的人交谈

------------------------------------------------

在简介里填上了最基本的信息。喜欢的类型之类的虽然也有但是我现在对恋爱没有兴趣所以也不可能会有,就无视掉了。


注册之后几天。我也觉得厌烦了。

对于什么?对于我眼前的智慧型手机啊!!!!


被那家伙推荐着注册的交友系网站。从那个网站发来了大量的邮件。

最开始我还出于兴趣一封一封地全部看过去,但是不管哪个都是“你是女高中生?真的?”“我也打棒球~啊,不介意的话通个电话吧?”“我超喜欢棒球的☆也会看棒球转播(^_^)”之类的,也没有好好看我的自我介绍吧,光是被女高中生这一点钓上钩的吧这群混蛋!!!

只有让我想要这样咆哮的内容。


虽然对那家伙不好意思,我果然还是注销吧。这样想着,正打算操作手机的大拇指靠近手机的瞬间,出现了“您有一封新邮件。”这样的提示。发件人是见惯了的网站邮箱。又来了…本打算不看就直接删掉的,因为操作错误,邮件打开了。


“你好。我叫miyuki。我在高中的时候也参加了棒球部。现在虽然成为了社会人,也在继续打棒球。位置是捕手(^ ^)sawa小姐是什么类型的投手呢?如果能给我回信的话,我会很开心。”


那封邮件和之间的家伙们都不一样,从好好打招呼开始,使用敬语礼仪周到的态度一目了然。另外勾起我的兴趣的是,对方是捕手,对于身为投手的我感兴趣了。


不过,实际不管文字上怎么写,要判断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捕手只要聊聊棒球的就能大概能知道了。如果是说谎的话,只要停止联系就行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所以。


这样考虑着,我登陆了网站,给“miyuki”先生寄去了我的第一封回信。

这就是开端。


结论。

“miyuki”先生真的是捕手。而且现在也在打棒球似乎也是真的,我说起比赛的内容,就会立刻回给我写着建议或者改善点,以及练习之类的恰到好处的回信,这些都是我一个人无法考虑到的地方,对我而言非常宝贵。

按照他的提点不断地改善,我的状态也自然地提高,不断出现新的进展。


我也是按照他说的做了才知道。那是真正的选手的思考方式。


那时候,我已经对“miyuki”先生不抱有丝毫警戒心,不仅如此,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相信仰赖着他。


邮件往来已经三个月了。他应该也是有在工作的,三个月间我们还是保持着每天2、3封邮件的交流。


等到红叶遍生初寒乍访的时候,“miyuki”先生发来了这样的邮件。


“‘上次你说了有休息日吧?正好那天我也是休假,如果可以的话,见个面吧?’…欸!?真的?”


记得之前确实有写过把 监督难得的把连休拼凑起来,作为调养日给了整整两天空档啊—! 这样的兴奋表现得毫无保留的邮件。


(我要去见“miyuki”先生吗?)


点击画面,打开了“miyuki”先生的简介。


------------------------------------------

○昵称:miyuki

○性别:男

○年龄:24岁

○兴趣、爱好:棒球,料理

○一句话:普通上班族。在玩社会人棒球。

谈到棒球的问题会说到相当深的地方,请多指教。

-------------------------------------------


“棒球相关的话题…”


想要聊聊看。


坦白来说现在的我要成为王牌还差得很远。在前辈中有着绝对比我安定的投手。看着前辈所怀抱的热情和技术,想要超越过去的话靠着向前辈们请教是不行的,但是就凭着我这不灵光的脑袋是不可能想出好办法的。

正好在有点消沉的时候到访的这个邀请。


对棒球了解广泛,可以给出恰到好处的建议,比谁都可靠的人。肯定是位温柔的哥哥一样的人吧。年龄和外貌什么的我也没兴趣。

比起那些想要聊更多棒球的话题……。


“好,见面吧!‘没问题!△△日在XX站的中央检票口怎么样?’发送!!”


这分明就是错误开始…

啊!真是的!!!


当天,离约定的时间前5分钟。我飞奔到XX站。


“呜哇—…自己指定了见面时间还差点迟到什么的!我是笨蛋啊啊啊啊!”


终于大口猛喘着赶到约好见面的地方。抬头看看那里的大钟,总算正好勉强赶上约定的时间。

我顺了顺仍然起伏不停的胸口,松了口气。


换股四周,和我一样似乎是在等人的差不多有4个人。


穿着可爱的荷叶边裙子做好了约会万全准备的女性,留着整齐的短发穿着笔挺西装拿着商务包的男性,还有,明明便装配色却非常打眼看着很轻浮茶色头发的眼镜帅哥,以及穿着衬衫配牛仔裤外面套着夹克衫这样的便装的黑色短发黑框眼镜看着很耿直的男人。


除开女性和穿着西装的人…这样就是最后的那两个人中有一个是“miyuki”先生吧。在我冲向这里的时候,收到了“miyuki”先生已经到了见面地点的邮件。


作为个人希望的话,那个耿直的男人比较好,不如说请一定要是…!!!


piron?

“到了吗?”


“啊,是miyuki先生!!‘已经到了,miyuki先生是什么样的打扮?’发送。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


piron?

“穿着便装戴着眼镜哦”


穿着便装,戴着眼镜!!!

扭头看向那两个人…


“两个人不都是便装加眼镜吗啊啊啊啊啊!!!!”


Oh,no!!以想要这样仰天长叹的姿势,我用握着智慧型手机的左手抱住脑袋。

从一开始就看着的人可能会觉得有个奇怪的女学生,但是这些现在都没所谓啦。


(啊,要怎么回复才好…)


还在想着这个问题把脸转回去的时候,不知为何跟对着这边的轻浮男一下目光相接了。

然后感觉轻浮男似乎勾起了嘴角,离开了背靠着的柱子,竟然朝着这边缓步走来了不是吗!


(不对不对不对,只是偶—然视线对上了,只是偶——然我正好站在他要去的方向也说不定…)


“是‘sawa’小姐吗?”

“是、是的…”


走到我跟前来的轻浮帅哥,从正面把手搭上我的肩膀这样问道,欸欸。


“说起来,为什么知道是我?那边你看,不也有女性在吗?”

“哈哈,真的在现实中也是用男性用语啊”


我有点气鼓鼓地盯着“miyuki”先生,他止住笑意看起来没半点诚意地念叨着抱歉抱歉向我道歉。


但是啊—,捂着嘴的那只手的指缝间,你的嘴都笑歪了我可是看见了!!!


“啊—,真的很抱歉啦。是问我认出你的理由吧?很简单哦?不知道是谁大声嚷嚷‘是miyuki先生!’还有‘便装加眼镜!’这些邮件里面写的东西呢”

“呜哇啊啊啊!!”

“最终让我肯定的是,你是用左手操作智慧型手机的吧?我记得你是左撇子投手啊~哎嘿嘿”


眼前的帅哥偷笑的脸感觉更加坏心眼儿了。


说起这个人啊,说话的方式也很坏心眼儿,似乎又是会作弄人的类型,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让人很不爽!绝对!性格很烂吧!把我心中亲切出色的哥哥还给我!!!!

而且是个轻浮帅哥所以从刚才开始女孩子们的视线让我芒刺在背!


“哈哈哈,总之我们先走吧?”

“哈?去哪儿?”

“哎呀~你应该是想要聊棒球相关的话题吧?”

“嗯”

“哈哈!你脸上全写着呢!作为投手这可是很致命的哦,那个?”

“烦、烦、烦死了你我知道!”


对于又边笑边戏弄我的“miyuki”(对这家伙不需要加敬称!)的每句话都一一回嘴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被“miyuki”用恋人间的牵手方式(*就是十指相扣 译者注)握在手里。


“唉?目的地是这儿?”

“没错,好了进去吧~”

“啊,好”


牵着手随口闲聊的我们不知不觉到了目的地。


虽然我因为一劲儿地拼命回嘴全神贯注,完全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但是眼前的分明是酒店。门口写着“stay¥○,○○○~ rest¥○,○○○~”的字样。

“miyuki”为什么特意要到酒店来?难道他其实不是住在东京周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定做了坏事啊…


在我脑子里转着这些完全不像我会有的体贴想法的时候

,“miyuki”用自助服务选好了房间,等我回神我们已经在房间里了。


“呐,‘miyuki’先生…为什么把我带到你的酒店来啊?”

“啊?……真的假的、你没注意到到这里来了吗…”

“哈?注意到什么?”


我纳闷地问道,“miyuki”用左手盖住自己的脸,突然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的假的,我还真走运啊——哈哈哈”


“?喂?”

“我说啊,sawa”


突然止住笑声,开口说话的“miyuki”的眼里有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让我感到害怕,身体本能地想要逃走,但是比那更快的是“miyuki”抓住我的右手,把我扔向房间里的那张大床。


在我爬起来抱怨之前,“miyuki”覆上了在背后用力撑着刚刚支起了上半身的我,把腿挤进了我的双腿之间。


“呐…”


“miyuki”把身体更紧密地贴过来,在我耳边轻声细语。那声音听得我背后直打冷颤有什么颤栗着涌了上来,对于即将发生的未知恐怖,我挣扎着想要从“miyuki”的身下逃开。

但是对于从事运动锻炼了肌肉的人来说,以女高中生的力量是无法逃开的,“miyuki”用一只手将我的两手一起抓住,我完全是被“miyuki”压制在身下的状态了。


“sawa,到了这一步,应该明白了吧…?”


刚才为止还跟我斗嘴的样子到哪儿去了。


现在在我耳边低语的沙哑声音中除了渗透的欲望别无他物。


即使如此我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我拼命摇头拒绝着。


但是“miyuki”连这都不允许,抓住我的下巴,强行吻了上来。

只是这样就让我感到痛苦,还在混乱喘息的时候,“miyuki”不顾我紊乱的气息,把舌头挤了进来,随心所欲地蹂躏着口腔内部。


当嘴唇间牵出唾液的细丝分开的时候,就算不被他拘束着,我也没有动弹的力气了。


“呐,sawa。我呢,不叫‘miyuki’,我叫‘御幸’,汉字是这样的”

“御幸…?”

“没错,sawa呢?你的名字叫什么?”

“泽、村…”

“是吗,‘泽村’啊”

“嗯”

“那,差不多……………我就不客气了”


拉灯。


然后就是现在的情况。


总之,跟“miyuki”扯上关系,这已经是最后了。


做出这样的决定,我飞快地穿上衣服,把睡着的御幸就那样,丢在酒店里,不对,是情侣酒店里离开了。


但是我不知道。御幸实际上只是在装睡。

在我被做晕过去之后,御幸已经把“泽村荣纯”的电话号码、学校,我的私人物品全部检查过了。


…因为各种原因,我和“miyuki”的关系还会继续下去。


那时候,我还什么都不知道。